咩咩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咩咩羊 门户 观点 查看内容

美国孩子怎么玩——摘自《玩的教育在美国》

2012-8-6 12:27| 发布者: 阿盟| 查看: 1484| 评论: 13|原作者: 阿盟|来自: http://www.miemiey.com/thread-104510-1-1.html

摘要: 摘自 黄全愈的《玩的教育在美国》,当当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899433 我初到美国时,住在一位美国教授家里。那时,他家有一部电子游戏机——Nintendo。他的孩子常常邀我 ...
摘自 黄全愈的《玩的教育在美国》,当当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899433

我初到美国时,住在一位美国教授家里。那时,他家有一部电子游戏机——Nintendo。他的孩子常常邀我一起玩“打野鸭”的游戏,有时也玩一玩“马溜”的游戏。

那时,在国内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可以接上电视在家里玩的游戏机。于是,我一心想给留在国内的儿子买一部。

1996年,我第二次回国,看到小朋友玩国产的“小霸王”游戏机。画面不是很清晰,整个游戏设计也很简单,很像美国十几年前流行的第一代游戏机,比我在美国教授家看到的游戏机要老上至少一辈,是“爷爷”级的。这几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发现国内亲戚朋友家的游戏机也都很现代化了。什么超级Nintendo,甚至Playstation都有了,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电脑游戏,几乎已看不出什么中美间的差异。

其实,真要论玩具的差异,国与国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小。美国孩子爱玩的山地车、旱冰鞋、芭比娃娃,也同样是中国孩子所钟爱的玩具。那些传统的游戏,如女孩玩的跳房子、男孩玩的打弹子,据说也偶尔可以在美国看到。不过因地点不一样,其表现形式也有差别。美国的女孩玩跳房子用不着在地上画粉笔,也用不着找烂瓦片来当投子。玩具商想得很周全,什么都为她们预备齐全了。一张大塑料布上面印好了“房子”,塑料投子,五颜六色任你挑选。玩时,只要把塑料布往平地上一铺就行了。

中美孩子“玩”的差异在哪里?仅仅比较玩什么,乍一看很难发现两者之间有太大的不同。但细细想一下,其中的区别的确又很大。

真正要说的话,最大的差别可能应该有两个:一个是“有多少时间玩”;另一个是“怎么玩”。

在研究生院读书时,曾选修过一门关于孩子游戏教育的课。选修这门课的初衷,是想对美国孩子“玩”的课题多作一些了解。这门课有一项研究,要求我们到游乐场、学校、家庭去收集孩子游戏活动的第一手资料,然后作出自己的分析。

于是,我就搞了一个中美孩子游戏活动的比较。时间很紧,再加上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研究报告,我当然不可能回中国收集材料。

当时,我们住在国际学生宿舍。那几栋两层的宿舍楼住着来自三十几个国家的留学生。光中国留学生就有四五十人之多。中国留学生拖家带口的不少,算上矿矿有十来个正在上小学的孩子。于是,我就决定用这些中国孩子及家长作为对比样本;再到大学社区里找到十多个美国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亲作为另一个对比样本,以这两组人作为有关游戏活动的调查对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阿盟 2012-8-6 11:58
我设计了不少有趣的问题,其中一个是问家长的:“每天孩子放学后,你允许孩子有多长的游戏(玩耍)时间?”

中国家长对孩子的作息时间不仅管得很紧,给孩子玩的时间很吝啬,而且中国留学生家长几乎都给自己的孩子“加负”,即便学校没有布置家庭作业,也都附加至少一个小时的额外家庭作业时间。玩的时间一般规定为2~3小时。

看看美国家长及孩子的回答,两个样本之间的差别一目了然,根本就用不着使用统计学的方法去计算。十个美国家庭几乎全都不给孩子“加负”——布置额外的家庭作业。允许孩子玩的时间,4小时是最少的,还有5小时的、6小时的,有两家干脆就没有时间限制,爱玩多久就玩多久,让孩子放心、大胆、无拘无束地玩。难怪说“美国是儿童的天堂”!

在班上汇报演讲时,我把两个样本往投影机上一放,就引起了全班人大笑不止。两种文化的教育观念在对待孩子“玩”的问题上的巨大差异,引起了班上同学的兴趣。由此,有的人甚至对中国的教育观念感兴趣起来。

观察中国孩子的游戏活动,总觉得孩子们玩起来放不开,似乎总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束缚着孩子的手脚。即便是一些自主的、无组织性的、没有成人参与的游戏,也都让人感到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控制着孩子的游戏行为。

中国孩子玩起来大都小心翼翼,怕摔、怕碰、怕出危险,甚至怕弄脏了衣物。而美国孩子一玩起来就会放得很开,甚至“出圈”。

美国有一种很流行的体育活动,叫做X-Games(极限运动)。孩子骑在单车上,或踩在滑板上,在一个地形复杂的区域表演各种复杂的跳、蹦、滑、旋等动作。看上去,这个运动很有点像中国的专业杂技,但参加表演或比赛的都是些半大的小子。即使在大街上,在居民区,也常可以看见好些半大不小的孩子脚踩滑板,在楼梯上、扶手上、山坡上滑上滑下。玩的人自得其乐,看的人心惊肉跳。

看社区内的美国孩子骑单车又是一景。我家门前有一条大下坡路,从坡顶到坡底有两百来米长,邻居的孩子们最爱在那里玩冲坡的把戏。孩子们会把单车踩得飞快,没命地冲下来。有几次我家的大黑狗吉吉看见狂冲下坡的孩子,大概以为是它自己的什么同伙,就猛冲过去,差点把孩子的单车撞翻,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孩子不长记性,第二天又照玩不误,搞得我们神经兮兮的,在整个夏季里,孩子一放学,我们就把吉吉关起来,以防它也参加到“减负”的行列里。

中国孩子玩什么、怎么玩,很少能摆脱家长、老师的控制。很多家长给孩子自由活动的时间,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自由度。什么可以玩,什么不能玩,玩到什么程度,玩到什么时间,都有明确规定。
引用 阿盟 2012-8-6 12:00
积极意义上的“玩”,至少应该具有两个含义:一个是选择的自由,另一个是参与的满足。要看一项游戏对孩子是不是具有积极意义,首先应该看孩子是否具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参加或不参加,应由孩子来定夺。

中国的学校和美国的学校一样,都喜欢搞“有组织”的活动,什么郊游啦、参观博物馆啦、逛公园啦。但在中国的学校,学生一般来说都被要求参加这种活动,据说与“集体观念”强不强有关系。为了避免个人主义的嫌疑,即使你不参加活动的理由再充分,也应该克服,表现出一副积极主动的样子。

在美国学校,孩子可以选择不参加这个活动。活动开始前几天,孩子都会给家长带回一张通知,告知某年某月某日学校要组织孩子去某地举行某项活动,让家长和孩子决定是否参加。孩子不愿意参加,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在“NO”那一栏打个勾,家长签个字,让老师知道就行了。

给予孩子参与游戏活动的选择权利是有一个前提的:每个孩子都应该有参与这项活动的平等权利。

矿矿3岁时,在国内上幼儿园,老师组织班上的小朋友排练几个节目,参加幼儿园举办的“六一儿童节”联欢晚会。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能是矿矿小时候太调皮,不怎么听老师的话,也可能是老师觉得矿矿没有文艺细胞,或者长得不够“高大威猛”,甚至是家庭背景不“牛”,总之,矿矿没有入老师的“法眼”,没有被老师选去参加表演任何节目。当时,我已到了美国,不知道孩子在“不平等”待遇下是怎么度过的。后来听家人说:一次,趁其他小朋友在排练节目时,矿矿在为每个小朋友准备的蛋糕上都咬了一小口,让老师和家长哭笑不得。

孩子还很小,似乎不可能懂得什么“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的深奥哲学道理。但是,3岁的矿矿为什么在每一块蛋糕上都咬一小口,而不是“开杀戒”大吃特吃撑饱了算?这个“咬”就很有点“哲学意味”,很有点值得心理学家、哲学家和教育学家去研究的东西。不知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是每一个蟠桃咬一口还是撑饱了算?孙悟空是一种发泄和报复心理,矿矿是一种“善良”的报复心理(没有恶性地毁坏或弄脏蛋糕)。他每一块都很“平等”地咬一小口,说明孩子对“不平等”是很有自己的“看法”的。全班几十个小朋友,要做到每一块都咬一小口,咬他几十口,也不容易做得到。由此可见,孩子心理受到的伤害是蛮深的。写到这里,我想与矿矿探讨一下他当时的心理状况,可惜孩子不记得了。不记得也好,要记得就伤害太深了点!

孩子都爱参加体育活动。中国的、美国的,但凡孩子没有不爱蹦蹦跳跳的。
引用 阿盟 2012-8-6 12:11
中国孩子参加体育活动一般有几个渠道。天资好的小小年纪就进了专业体校,天资差些的可能会被幸运地选入学校的代表队,爱跑爱跳的也有可能到业余体校过过瘾。剩下的,就只好各自为战,好自为之了:兴趣来了,邀上几个朋友去踢一下野球什么的;心情不好时,十天半个月也不一定会在运动场上露面。

如果把参加体育活动看成是一种个人的选择的话,可以说很多中国孩子根本没有自由选择的机会。

有人可能会说:“毕竟看球的人要比打球的多,怎么可能让人人都有机会参与打球呢?”

让我们看一看美国孩子是怎样人人都有机会参加体育活动的。

相比之下,美国孩子参加体育运动的机会要比中国孩子平等得多。为什么?因为社会、学校和家庭为孩子创造了许多机会。就说美国的社区体育活动吧,开展得真有些像我们常搞的

“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不同的是,我们的“轰轰烈烈”有时间性:大会号召,小会动员,标语口号一哄而上,于是,群众运动也跟着热一阵。“运动”一过又恢复常态。而美国的社区体育运动则是既“轰轰烈烈”,又长盛不衰。而且什么项目都有,足球、篮球、网球、垒球、橄榄球、游泳、体操、溜冰、滑雪、高尔夫、跆拳道……应有尽有。一个赛季跟着一个赛季,一年接着一年。如此这般地一年四季周而复始,从不间断。

我们的社会中有一种“运动病”,运动一多了,人就麻木了,再运动、再动员就不那么容易了。美国的社区体育运动却好像对这种“运动病”有天然免疫力似的,无论什么时候“运动”,总会是人头攒动。

社区体育的生命力来自各种各样自发的“群众组织”,社区足球俱乐部就是其中的一个组织。我在《美式校园——素质教育在美国》一书中谈到过我在社区足球俱乐部当助理教练的经历。很多人都认为,美国人不喜欢足球,只喜欢篮球、橄榄球和棒球。其实,美国群众性的足球活动搞得十分火热。对高中以下的孩子来说,足球总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之一。

美国人踢足球非常讲究有组织地玩,因此大大小小的足球俱乐部、形形色色的足球队遍布美国各地。由社区足球俱乐部的初级足球运动开始,到各种不同年龄、不同水平的选拔队,然后进入大学的足球队,再发展到全国性的专业足球俱乐部,美国的足球组织网已经非常成熟、非常专业化。

但是,社区足球与专业足球不同。对一般的美国社区来说,都会有自己的足球俱乐部,而且大多数足球俱乐部都是以孩子为服务对象的。

每年的春季、夏季和秋季都是美国孩子玩业余足球的好季节。当然,冬天也有踢室内足球的。每到赛季,各社区足球俱乐部就纷纷组队备战。有意思的是,这种足球队招兵买马的原则是“来者不拒”——给每一个想玩足球的孩子一个平等的权利和公平的机会。
引用 阿盟 2012-8-6 12:13
从四五岁到十七八岁,男孩、女孩、健康的、轻度残疾的,都有参加的权利。根据报名者的年龄和人数,组成不同的队。由于参加者众多,一个社区同一个年龄组的孩子往往会组成几个甚至几十个队。组队的方法是摸彩票一样随机“抽签”。技术出类拔萃的,连足球赛几个人踢都一问三不知的,体力强壮的,轻度残疾的,都“鱼龙混杂”地掺和在一起,组成一支支足球队。年纪小的,踢的是男女混合队。矿矿10岁那年,因为社区报名的女孩人数不够,无法组织女队间的比赛,就往男队里掺和女孩。

球队组织好后,“练”他几个星期,就开始进行各队间的循环赛。每到周末,社区内的各个足球场和公园就像过节一样热闹。

最后,各个社区的前三名还要进行区域的总决赛,看一看冠军队出自哪个社区。由于是“玩”足球,不是“赛”足球,因此,我从未见过我们国内足球赛中常见的猫腻——为了社区的面子故意把好的球员“抽签”到一个队里。

参加这样的体育运动,孩子当然会是高高兴兴的。有天赋、没天赋都可以到球场上去蹦一蹦、跳一跳、乐一乐,没有任何门槛。

孩子参加了球队,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当一个人有权利选择他自己想做的事时,会产生欢愉的感觉和积极的参与精神,这很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相反,若被强迫参与,或者想参与但因机会不均等而没能参与,所产生的后果会不利于孩子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发育。

相比之下,参加中国的“群众性体育活动”,由于其意义太重大了,既是为了活跃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又是为了培养、发掘优秀的体育人才……一连串的崇高目标,让个人的需求和选择变得很微不足道,一切都得服从大局的需要。
引用 阿盟 2012-8-6 12:14
在这里,我说的是“玩”足球,而不是“踢”足球。用“玩”的概念来形容美国的这种社区足球队活动,其实很准确。

首先,它给每一个想参加足球运动的孩子一个平等的参与权利。其次,它的比赛最高宗旨不是输赢,而是“havefun”——参与的满足。

别小看这种社区球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主教练,还有助理教练,有漂亮的球衣球鞋,还有像样的护膝护板,而且还都有一个响亮并带有些霸气的队名,什么“野狼”啦、“风暴”啦、“巨星”啦,不一而足。

别以为办这种球赛需要很多钱。其实,支撑社区足球队的钱基本来自队员交的报名费,以及各个公司或组织的赞助费。所有组织者都是些志愿人员。球队的教练们都由家长担当。当然,球队的后勤也离不开热心的家长。每场球赛的中间休息时间和结束时,孩子们享用的各种小吃和饮料,也都来自各家的贡献。


教练并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按照俄亥俄州的规定,这种业余俱乐部足球队的正、副教练都必须经过一定时间的培训,并且必须考试合格后,授予证书才能“上岗”。其实,这种教练没几个真会踢足球的,倒是我这两下子还能蒙不少人。有的教练甚至连基本阵法都不会,就更不用说什么脚弓、脚背、内侧、外侧踢球的基本功了。

教练,“叫”练,能“叫”就行;能组织、能指挥就行,会不会踢球无关紧要。

当这种足球队的教练,其实说起来也很容易。因为从一开始组队,其目的就很清楚:赢不赢球没关系,重要的是有“fun”。也就是说,玩不玩得高兴才是最重要的。教练与其说教踢球,不如说带着孩子“玩”球。

“叫”练的“叫功”都很不一般。孩子踢球,教练会在一旁一个劲儿地给孩子打气、鼓劲。“好样的!”“太棒了!”“太优秀了!”漂亮的大帽子一顶顶地往场里飞。

看这种球队踢球,你必须要有很高的修养,否则你一定会被教练的“平衡术”气得七窍生烟。

一般来说,不少孩子都有自己最喜欢踢的位置,有人喜欢守球门,有人喜欢踢后卫,矿矿最爱踢中锋。当然,“喜欢踢某个位置”并不意味着“擅长踢这个位置”。例如,前锋就得到许多孩子的青睐,原因是有机会进球,但并不是喜欢踢前锋的孩子都能踢好前锋。许多教练才不管你什么擅长或喜欢的,“皇帝轮流做”,

“叫化轮流当”——让孩子们轮着踢各个位置。聪明的教练会搞些搭配,比如同样是后卫,会让踢得好一些的孩子踢最关键的中后卫。当然,也有胡乱安排的,让你看得血压忽高忽低,直想犯心脏病。

有一年,矿矿的队踢得不错,很有可能获社区冠军。队里有个男孩上场只知道“fun”,从来没有什么责任感,该守的不守,但急起来连自己人的球也敢抢。有一次,教练安排他和矿矿踢前锋,我老感觉矿矿有点不对头,踢起来缩手缩脚的。并且在自己处于更有利的位置时不射门,反而传给这个处于不利位置的孩子……

下了场我就批评矿矿,该抢的不抢,不该传的又乱传。

矿矿说:“教练说的,我们很可能要得社区冠军,这场球能赢则赢,不能赢也没关系。队员之间要互相让一让,矿矿你进球不少啦,XXX还没进过球,你与他踢前锋时,要把一些机会让给他,最好还能为他创造一些进球的机会……”

难怪,我说怎么矿矿该抢的不抢,不该传的又乱传,原来是教练的意思。

It is for fun!这是美国社区足球场上绝对的、最高的原则。孩子在参与中找到满足感,使得“玩”有所值、“玩”有所得。
引用 阿盟 2012-8-6 12:17
寓教于乐的道理现在已越来越被国内的教育工作者所接受。

改变古板的教学方式,让孩子们在轻松快乐中学习,是推进教育改革的一个很有意义的工作。

但是,寓教于乐一深入人心,就又有些变味儿了。

有的人给孩子的所有活动都“寓”进了“教”的内容。好像但凡孩子的游戏活动都应该有个明确的教育目的,否则就不算“有意义”的活动。寓教于乐被庸俗化,或者说是寓教于乐被异化了。

崔永元的《实话实说》曾搞过一个节目,题目是什么没记住,但情节很有些意思。崔永元问一群孩子:看电视是为了什么?孩子七嘴八舌,讲的都是“套话”,什么为了提高鉴赏能力啦,什么学习新东西啦,接受教育啦……

崔永元给孩子们放了一段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教育意义”的卡通,又问:“这一段电视有什么教育意义呢?”能言善辩的孩子傻了眼。

良久,一个孩子勇敢地说:“我认为,看电视就是为了好玩。”

其实,很多孩子的游戏活动并没有设定什么崇高的意义、伟大的目标。游戏就是游戏,玩就是玩。许多人爱在组织一项活动前就标榜出几个吓人的“为了”。比如,与隔壁班的一场球赛,有人可能会列举几个“意义”:为了提高学生的组织纪律性,为了增强学生的体质,为了活跃学校的学习气氛,等等。好像没了这几个“意义”,这场球赛就真的毫无意义了。说到底,如果“玩”一场球赛孩子没有一点参与的满足感,“看”一场电影孩子没有一点快感,什么意义都是假的。没有孩子快快乐乐地参与,就是“玩”之无物、“学”之无物。

报纸上常看到一些报道,说某学校组织了什么课余活动有力地推动了素质教育的实施。搞素质教育,形式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目的:看你为什么组织这个活动,怎样组织活动,看你给孩子创造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引用 阿盟 2012-8-6 12:23
@熹熹哈哈@火狐兰草
引用 火狐兰草 2012-8-6 18:12
呵呵 浩爸好啊 我记得你好像在限制浩浩玩ipad游戏哦  看完你转的文章 我认为你这种做法很不应该哦 应该向浩浩道歉。
引用 阿盟 2012-8-7 10:05
火狐兰草 发表于 2012-8-6 18:12
呵呵 浩爸好啊 我记得你好像在限制浩浩玩ipad游戏哦  看完你转的文章 我认为你这种做法很不应该哦 应该向浩 ...


关于电子游戏,这本书里也有一段作者和他儿子间的讨论,也值得参考哦。

有人问我:“为什么孩子要玩?”

这个问题看起来挺简单,但回答起来却不容易。人都爱玩,孩子更爱玩。为什么上帝会赋予孩子“玩”的使命呢?我们家的晚饭时间,常常是“自由论坛”的时间,边吃饭,边辩论。几乎每次辩论,都是矿矿自成一方。“为什么孩子要玩?”我把这个简单的问题摆了出来。我正在写书,需要同别人辩论,需要思想的碰撞。矿矿愣了一下,问题简单到答不出来:“需要呗……”我提起国内曾有一些男孩到电子娱乐场所玩电子游戏机,没日没夜地泡在那里几天,游乐场的老板竟包吃包住。孩子的父母到处找人,还报了警,才找到。还有个孩子沉迷于打电子游戏机,没钱就向游乐场老板借,结果欠下了上千元的债。因还不上钱,游乐场老板竟然杀死了这个孩子。

游戏机让孩子如痴如醉,忘掉了一切。游戏机似乎是危害孩子的罪魁祸首,“为什么孩子会这么迷恋电子游戏机呢?”我把问题具体化。

矿矿曾是个电子游戏机迷,先后拥有过Nintendo,SuperNintendo,3DO,Playstation等几种游戏机。他也曾有过在同学家里通宵达旦地玩电子游戏的经历。

“孩子迷电子游戏机是有他的道理的。”矿矿一下子就破了题,“因为电子游戏里创造的想象世界很符合孩子的需要。”我也曾经思考过:电子游戏机一定有其奥妙,否则不会对孩

子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但到底是什么?我还不能肯定。

我说:“学校的学习中也有足够的想象空间,为什么就不能迷住孩子?”

矿矿答道:“学校的学习也迷了不少书呆子!”

我看着这个有点胡搅蛮缠的儿子……

矿矿看我不说话,得寸进尺:“爸爸,您玩过游戏机吗?您对游戏机有亲身体验吗?如果没有,我建议您最好不要写什么游戏机的问题……”

这小子一点面子都没留给他老子。

他解释道:“在电子游戏的想象世界里,你可以随时改变你自己,还可以改变能力结构来增加你的能量,改变你的功能,可以任意决定你想面对什么样的挑战。胜利了,可以产生信心和快感;失败了,会激起你再大干一场的决心。因为,你可以有机会一次又一次地反复努力。”这种“奇谈怪论”,讲起来也还振振有词。

我不动声色地听他高谈阔论。

矿矿继续说道:“孩子需要想象力。想象力比你考试得几分更重要。”

矿矿还随口讲了个故事。一个出身教师世家的孩子思考自己未来职业,按照家族的期望,他也应该成为一个老师。但他想象自己还可以干些另外的事。他的父母则认为这个孩子“梦想”太多了。后来,这个孩子碰上了一个智者,智者对这个孩子说:“在这个世界上,老师已经够多了。但‘梦想者’还太少。”结果,这个爱梦想的孩子听信了这位智者的话,最后成就了自己的大业。

从游戏机,到梦想,到未来的成功,这是矿矿的看法,恐怕还代表了许多的美国孩子。从游戏机,到迷失,到前途尽丧,这是成人的看法,恐怕也代表了许多的中国家长。我非常惊异于这个比较,孩子眼里的“玩”,同成年人眼里的“玩”竟如此不一样。

引用 火狐兰草 2012-8-8 09:33
浩爸  到底你让不让浩浩放开了玩IPAD?不能让天才扼杀在父母的双手中哦。
引用 阿盟 2012-8-9 08:34
火狐兰草 发表于 2012-8-8 09:33
浩爸  到底你让不让浩浩放开了玩IPAD?不能让天才扼杀在父母的双手中哦。


玩IPAD能成为天才 {:soso_e114:}

想让你看看不同人眼中的美国教育
引用 zanqingyun 2012-8-16 18:04
中外不一呀。
引用 玉蛊 2012-9-6 18:32
对眼睛伤害大!Ipad停了,视力比原来明显提高了!唉,没办法!

查看全部评论(13)

手机版|小黑屋|咩咩羊 ( 京ICP备1300062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12号

GMT+8, 2018-12-13 18:26 , Processed in 0.13312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