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咩咩羊 门户 观点 查看内容

蒋佩蓉:怎么当好家长(视频)

2013-2-22 04:38| 发布者: 阿盟| 查看: 1850| 评论: 5|原作者: 大壮妈

摘要: 我觉得我做两个比喻吧,我觉得孩子是一棵种子,然后我就是一个园丁,我的角色就是把他的这个花园管好。我们常常,我举也是一个种子的例子,…… 犹太人有一个比喻,他们说这个孩子就好像是箭,然后呢勇士就是家长, ...

我觉得我做两个比喻吧,我觉得孩子是一棵种子,然后我就是一个园丁,我的角色就是把他的这个花园管好。我们常常,我举也是一个种子的例子,…… 犹太人有一个比喻,他们说这个孩子就好像是箭,然后呢勇士就是家长,那勇士的这个箭袋里面有很多箭,就是一个幸福的一个家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ains 2013-2-18 13:48
佩蓉老师讲的很好,很受益
引用 阿盟 2013-2-22 04:32
主持人权静: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在路上》节目,我是主持人权静。当我们节目探讨很多职场和创业的话题的时候,我们发现很多现象和问题追根溯源,深层次的原因都离不开儿时的教育。其实每一个人的职场之路很多底色,在他的童年时期就打下了,所以如何教育孩子就显得尤为重要。
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位嘉宾,她具有20多年的从事青少年辅导和父母培训的工作,同时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面试官,在过去15年中,她面试了成千上万的孩子。所以什么样的孩子具有竞争力,如何培养孩子的竞争力,她有独到的讲解。让我们有请《下一代的竞争力》的作者蒋佩蓉老师,欢迎!
蒋佩蓉:您好。
主持人权静:蒋老师您好,我也经常看您的博客和微博,我发现在您的博客当中有很多您和孩子一起爬山,一起搞音乐会,一起去夜餐,户外活动很多的照片。那在日常生活当中,你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是一个什么角色?我们感觉你像朋友一样。
蒋佩蓉:我觉得朋友倒也有这个角色,但是我觉得我做两个比喻吧,我觉得孩子是一棵种子,然后我就是一个园丁,我的角色就是把他的这个花园管好。我们常常,我举也是一个种子的例子,我们不能在阳台上,然后把一把种子就撒出去,然后就期待这个花园马上就很漂亮的就出现了,我们是要除草,我们要施肥,要浇水。那但是土壤的这个条件还有阳光,那我们就不能控制,但是我们是一个园丁。
那另外一个角色呢,就是一个射箭士,犹太人有一个比喻,他们说这个孩子就好像是箭,然后呢勇士就是家长,那勇士的这个箭袋里面有很多箭,就是一个幸福的一个家长,就是很多孩子。那我当时我在想这个比喻没有办法有什么共鸣,因为我觉得孩子把他比喻成一个小花,还是什么还可以。现在我越来越明白,其实我们的孩子,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箭,当我们把他射出去的时候,他就成为一个改变世界的一个最好的武器。所以我是一个园丁,也是一个箭士。
主持人权静:所以他能飞得多远,取决于你给他的张力有多大。
蒋佩蓉:对,就是我怎么样自己,这个勇士本身怎么样去射这个箭也挺关键。这个箭的材料还有他的本身是怎么样的,其实我没有办法控制。
主持人权静:其实你刚才说到园丁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比喻,但是同时在我脑海里面出现了一个另外一个比较可怕的画面,就是园丁拿着剪刀在修剪他认为不合适的枝枝杈杈,把它剪掉。
蒋佩蓉:是的。
主持人权静:其实我们在中国也特别喜欢这个比喻,经常会说老师是园丁,父母是园丁。但是这个修剪的动作,我们发现中国的父母经常会认为孩子你要听话。所以表扬孩子的一个非常好的方法叫“真乖、真听话”,所以好像你不听话的话,我就要拿剪刀把你伸出来的枝杈剪掉,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蒋佩蓉:我觉得这也是看待你怎么样看待孩子,你就怎么样去修剪他。我有一个长辈给我讲一句话:上帝创造人,不是创造一个问题给我们解决,而是创造一个礼物给我们打开。所以呢要是我们把孩子总是看成是一个问题要处理的话,我们会把他修成很怪的样子。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这种毛狗,那个狗,有那个毛,然后那个主人把它剪得很怪的样子,看起来就不像狗的样子,看起来就比较像它的主人。这个孩子他有他的本样,我们怎么样去修剪,是让他能够成长的更好,结出来的果子能够更大。不是要强迫他,本来是一个桃子树,要强迫他一定要结个苹果树,这个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看这个园丁怎么样对待他的这个植物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权静:其实我们在您的微博上也看到了,对于前一段时间有媒体热播的一个张炘炀一个案例。他是一个16岁的孩子,但是他已经读到了博士,他一路的成长之路其实他的父亲在背后一手推动,帮他选择了数学这样的专业,选择了这样火箭式的一个快速的发展的学历。那么这样的现象其实在中国是蛮普遍的,只不过可能那个结果没有张炘炀那么极端,很多父母都会觉得我要主导孩子的发展方向,我要帮他选择一条最好的道路。包括我们在上大学填志愿的时候,父母也会说我知道你,你觉得这个专业好,你就要学这个专业,你不能学那个专业,因为那个专业不好,你怎么看。
蒋佩蓉:又回来我们家长自己本身的观点,我认为孩子是一本我们需要读懂的书,不是一张白纸,当然他出生的时候是一张白纸,但是是谁做画家在画这张白纸,应该是他自己。他自己学会来在他的生命上画,画这个他的一幅画。不是父母,我们已经有活过我们的人生,我们已经有我们的梦想,我们的机会了,我们作为一个父母,我们是要读懂这本书,知道他里面,他诞生的时候就像一颗种子,他里面已经有很多密码跟潜力在里面。不需要你再多加什么东西,我们就是要让他有更好的条件,能够好好的发挥他已经在的潜在的能力,读懂他,他就会好好的有一幅很美的画画出来了。
主持人权静:给我们举个例子吧,我们知道您有三个孩子,比如说哪一个孩子他的一个什么特质是他自己发现的,他自己在他人生的画笔上画下的,那在他的成长中,你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蒋佩蓉:我可以举几个例子吧,因为张炘炀跟我的老二挺像的,我的老二其实早期的时候在幼儿园,老师有跟我找我谈话,说他有讲话的障碍。因为他讲话讲的很模糊,所以我可能要帮他找一个医疗师,就是找一个医疗师来帮助他调整说话,不然他们以后,他们那时候还怀疑他有智商问题。结果我那时候因为他是老二,比较不焦虑了,老二,老大就。
主持人权静:第一个孩子。
蒋佩蓉:对,所以那时候我再多观察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头脑转的比他的嘴还快,所以他讲话的时候太急就表达不出来,所以讲得很模糊。那这个时候我们帮助他,我们没有去请医疗师,我们就帮助他放慢他的脚步,慢慢的讲出来,让他能够停下他的头脑,好好的把他想要表达的表达出来。然后到了二年级的时候又发生一件事情,然后在他的成长的过程又陆陆续续的发生,就是好几个老师要求他跳级,因为他的头脑比较快,所以在课堂上他会很无聊。
主持人权静:他都会了。
蒋佩蓉:对,甚至你教他一个课,他一个钟头的东西,他前5分钟听完了,然后就在那边嘟嘟,捣乱什么的。这个男孩子就是比较活泼,那这个时候老师就跟我们说为了他的成长要让他跳级,因为要是他不跳级的话,他的头脑,他会觉得无聊,然后他就会放弃学习。那我在MIT是看过一些同学,他们是14岁进大学,15岁进大学,调整的非常不好。当然我们要上课要做作业的时候都去找他,因为他非常聪明。但是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周末的时候要出去外面,然后我这个朋友躺在床上很沮丧的样子,那我就问他,怎么了?有什么伤心事啊?他说交不到女朋友,很痛苦。其实人生并不只是学习,我的老二他的情商发展的比较慢,因为他比较内向,所以他在交友这个方面还不是扎根扎的不是很好。所以我们就跟这个老师讨论,我们说我们在课外多补充一些数学游戏,一些迷宫,让他在上课的时间不会捣乱、不会无聊。然后他就能够跟他的年龄的同辈的朋友一起成长,所以现在也好几轮有这种谈话,老二发展的很正常。今年在初二,他不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聪明人,还是智商高的人,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很Loyal,很忠心的朋友,还有一个很有怜悯心的人。所以我们在童年的时候是保护他的环境,不要让他发展的太与众不同、太快,让他能够有一个很正常的,很快乐的童年。
这个是我的老二,老大也有类似的经验,他在三年级的时候,老师说他作文有问题,所以他可能以后沟通能力会很差。所以那个时候因为是老大,我也很焦虑。所以我就回家就找先生讨论,他说没关系,他说他在小学的时候是一个很平凡的学生,我在小学也是这样子。就光着脚丫在农村田那边在玩耍,所以我们就跟老大坐下来,把写作变成一个游戏,然后就写故事,然后我们也玩不同的游戏。比如说在餐桌上爸爸讲一句话,然后他说以前有一个男孩子,然后呢我就要连下一句话,然后我们就编一个故事,那经过这个过程,老大就很喜欢写作,他在10年的时候就完成了一个10万字的小说。现在已经高三毕业了,也是被很多高校录取,但是今年在过空档年,也在家里写小说,所以他热爱写作。所以这个对写作的热情,是以前因为一个弱点而引起他现在对它的兴趣,所以我觉得你在任何的生命阶段对一个孩子做任何样的定义都还是太早。
主持人权静:所以其实还是要让他由着他的天性来发展,而父母只是辅助的一个作用。
蒋佩蓉:对,我们是多观察,多想办法了解他,多想办法供应他能够有资源,不会成长有障碍。比如我的老二他的脑筋动的很快,所以呢他是时时刻刻都需要新的这个猜字游戏,这个猜谜这类的东西。那但是我们也不送他去奥数比赛什么的,我们是为了他脑筋能够健康的、平衡的发展,来替他帮忙他的。
主持人权静:我们发现在您的故事当中,都是他在学校遇到了一个问题,然后你通过家庭的环境来帮助他解决在学校的这个问题。所以这背后是一个不同,就在于家庭的教育跟学校教育肯定是不一样的,您身上是一个成功的案例。那您觉得家庭教育到底应该是怎么样子的,它是否应该继续教给孩子在学校里头学的那些知识。
蒋佩蓉:我觉得这个完全,一个儿童的教育你不能把他分成很多块,在哪一个地方失败就需要有互补。我面试了很多麻省的,申请麻省的申请者,我发现里面最成功的一些孩子,他们的家长跟学校都有非常良好的关系,这个是脱不开的。当家长对学校产生了抱怨,然后对这个抱怨有不佳的处理的时候,这个影响了整个孩子的整个大块的教育。所以无论你到天下海角哪个地方,每一个学校都有它的弱点,你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十全十美的学校。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家长怎么样处理学校的弱点是很关键的,我觉得我们应该扮演一个互补的角色,学校缺乏什么,我们家长应该多在这个方面可以互补。
举个例子,老大那个时候是被录取一个什么天才班的,这个时候别的家长就觉得很自豪什么的。但是我们观察到这个天才班其实就是一些很聪明的孩子,那变成一些没有进去天才班的孩子就在那边抱怨。然后呢他们说我们也是赋税者,那政府为什么要搞一个特权班,让有一些特别的孩子获得更多的资源,我们也是赋税的,所以到了最后,他们也获得允许能够进入这个天才班。那进去以后又开始抱怨,这个课程太难了,这个是排斥我们的孩子,因为这个不公平。那到了最后,这个天才班搞到最后又变成平等了,所以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有时候我们家长不了解学校的意思,想要强迫这个教育的专家要做什么样的调整,为了我们自己孩子的利益,到了最后大家都没有办法赢。所以我建议要是我们能够用一个帮助者、赞赏者这个角度来帮助学校的话,他们要我们怎么样帮助,我们就怎么样帮助,孩子的教育就比较有可能成功。
主持人权静:帮助,但是是一个好的姿态,但是有很多家长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在大陆尤其是。尤其是一些像北京、上海这样一线大的城市,孩子们竞争会非常非常激烈。像很多这样省级的重点学校,它其实孩子的课业会非常重,那么家长会觉得这样的应试教育之下,其实孩子没有时间去思考,没有时间去培养自己的兴趣,完全是在死记硬背书本上的东西,每天在作题应付考试。会觉得这样的一个办法,没有办法去帮助或者配合,甚至有极端的情况出现,家长把孩子接回家自己教育孩子这样的状况,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蒋佩蓉:我觉得教育,教育不是获得知识,所以我们现在把这两个都混在一起,获得知识现在是一个非常便宜、廉价的东西。
主持人权静:可以Google。
蒋佩蓉:我们在网络时代,你什么时候要搜索什么,你可以上Opencores,开放课堂去看这个耶鲁最顶尖的教授来讲一门课。知识不是问题,要帮助孩子去学习,对学习有兴趣,这个才是最大的一门课,我觉得现在学校有压力,但是家长也加了很多压力给孩子。我们的孩子在国内的学校也读过小学,也读过初中。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报奥数,我们旁边的家长大家疯狂的说,孩子不报奥数不行,你的孩子数学都那么好,为什么不去报奥数?
主持人权静:为什么不报呢?
蒋佩蓉:我觉得孩子对数学觉得有兴趣,拿来玩。他自己不想去报,我就没有必要去推他往那个方向去发展。我有跟一个北大的教授谈,他是帮忙这个物理奥林匹克Olympic的学生,然后我那时候跟麻省的招生部的主任去拜访他,然后我们就问他说,以前这些金牌者、获得者,他们有多少人进入物理研究,他的回答是“零”。
主持人权静:一个都没有?
蒋佩蓉:对,为什么?因为很多这些预备这些赛是为了升学,那到了甚至有些学生看到这些题就会想要吐,还是就是很厌倦了。那我就想一个孩子要是对数学有兴趣,不需要用这种方法去叫做什么?
主持人权静:拔苗助长。
蒋佩蓉:拔苗助长。他的人生是一生的长跑,所以以后要是有兴趣可以再补,再举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孩子对音乐的兴趣。我自己本身是一个钢琴教师,所以小时候想要逼,我小时候是被妈妈逼着练钢琴的。所以我是不择手段想要逃避这个练钢琴,所以我没有逼我的孩子练琴。那, 但是我们家就是玩音乐,在家里前几天有一个记者来我们家采访,他们说:哇你们家乐器这么多!孩子是弹什么样的乐器?我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三四种乐器,那他就问我说有没有考虑让他们认证?
主持人权静:考级。
蒋佩蓉:对,考级。
主持人权静:钢琴十级这样。
蒋佩蓉:我就那这个对他们有什么益处?
主持人权静:考小升初可以加分。
蒋佩蓉:小升初可以加分,那但是对他的人生有什么益处?对不对。我们孩子可以让他进去非常有名的重点学校,但是我们没有,我们就是在一个非常普通的私立学校,然后压力没有那么大,竞争没有那么激烈。但是我觉得教孩子最重要的竞争的一个功课,就是教他们能够输得起,赢的时候是做一个谦虚者,能够承认别人的长处,我很欣赏一个台湾一个经济学家高希均教授讲的一句话,他说:最大的赢家就是输得起的输家,最大的输家就是不择手段而赢的赢家。所以有一天我的老二从学校回来,他说:妈妈,我这一次的期末考,语文的期末考成绩肯定不会很好,你愿意接受吗?我说:没关系啊,你就凭你的能力去竞争。他说:我今天有个机会能够考很高分,就是有一个同学跟我说,我的语文非常好,但是数学不大好,你的数学非常好,语文不大好,我们就考试的时候互相帮助,那可以双赢。那我的孩子就说,就考虑考虑他就跟他说:对不起我的分数是我自己的,我宁愿用我的实力来争取自己的分数。因为高分在现在对你有帮助,但是你要一辈子这样子作弊吗?所以他就回来跟我有一个声明,他说:妈妈我的成绩是完全我自己的,但是会很低,我说我为你很骄傲,因为这个都是你自己的。
主持人权静:刚才我们听您讲了这么多,其实我们发现您在孩子的成长当中,不仅是一个朋友,还是很多非常重要的,起到关键作用的人。但是到底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希望您帮我们总结一下,父母如何给自己定位,在自己的孩子成长当中,他到底应当充当什么角色?
蒋佩蓉:我觉得我们中文这个“良师益友”挺有意思的,但是我们需要了解在什么样的生命阶段扮演良师,什么样的阶段扮演益友。比如现在我的两个老大,一个是16岁,一个是14岁了。哦,一个是18岁,一个是16岁了,他们已经都是小大人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要当他们的良师的时候,这个角色就要渐渐的降低,我们是在时刻在调整自己的。现在变成益友比较多,但是因为他很尊重我,他常常会来跟我讨论要求我的意见。所以我们扮演的角色,比较多的就是陪伴他们一起成长,但是最重要的是以身作则。所以我有没有自己在不断的成长,然后我有没有好学,我有没有对我的生命表达激情。因为到了最后我能够传给孩子的就是我的品格,我的价值观,我的使命感。我希望这个是我能够留给他们最重要的一个遗产,不是知识、名牌大学、文凭什么的,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我希望他是,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很有深度,对他的时代很负责任的有使命感的一个人。
主持人权静:您刚才讲的“良师益友”,我印象特别深刻,尤其是当孩子越大的时候,这个良师的成分要越来越少,更多的是有朋友、平等的角色来对待他。但是我们看到很多中国的家长,就是因为太爱孩子了,所以就是永远不舍得放手。当孩子上大学的时候,还要每天打一个电话,包括当孩子年龄大一点的时候,就要关心谈朋友没有,什么时候结婚,安排着相亲。然后等孩子结婚之后又催着孩子再生孩子,等孩子再生了孩子再帮孩子带孩子,好像一辈子都是放不下孩子,永远心在他身上,您觉得这样是一个好的做法吗?
蒋佩蓉:我的做法也是又回到这个箭士的这个角色,我孩子交脱给我,是有一天要让我把他射出世界的。我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够有一个世界的眼光,那要是要有一个世界的眼光的话,不要一天到晚就呆在家里泡。就英文有一句话叫“Mamas.Boy”,不要成为一个“Mamas.Boy”,因为这个对他不是健康,而且他有一天要自己建立自己的家庭。我们在西方参加很多婚礼,在婚礼就是有一个仪式,就是这个证婚人会问男女方的家长:好,你们今天你的儿子跟女儿要建立新的家庭了,你们愿不愿意放他们出去?然后双方的父母都在大众的面前承诺“我愿意”。那这个时候孩子就是一个成人了,孩子在我们的管理下面,只是一个短暂的时间,我们把自己该扮演的角色做好了,其他就是他们负责任了。我还有其他的角色要扮演,我也是一个女儿,我是个妻子,我是个社会的劳动者。这些我都需要扮演这个角色,我不能把任何的角色都失去平衡,那这样子什么角色都扮演不好。
主持人权静:什么时候会是一个分水岭呢?是当孩子结婚成立自己的小家的时候吗?还是有的人认为当孩子背上背包去远方,去上大学离开家的时候。
蒋佩蓉:我觉得从孩子一生下来就一直在学习放手的功课,因为我的世界观是婚姻是家庭的中心,不是孩子。你现在去观察一个家庭在进餐,看谁先吃饭,就知道他们的关系秩序是谁最重要。是老人家先吃,还是孩子先吃,还是这个夫妻先动筷子,这个你就知道谁最重要。
主持人权静:或者一家人围着孩子吃,给孩子喂饭。
蒋佩蓉:对,这个八四一。
主持人权静:四二一。
蒋佩蓉:四二一这个概念,所以我是觉得要是孩子一出生就成为宇宙中心这个角色,对他是有伤害的。因为他这么小,没有办法承担这么大的角色跟责任,宇宙中心它有多大责任,这个他是负不起的。他也没有这个能力跟权利要来承担父母的快乐,所以父母的快乐是应当从自己的婚姻上面而获得的,不是从孩子的身上获得的。
我的博客有讲了这一篇,有一个故事就是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我的丈夫抱怨说,他不但没有获得一个新的孩子,反而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那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需要把一些时间跟精力给我的丈夫,他虽然已经成人了,但是根据心理家的调查,一个人对爱的需求是没有因为年纪成长而降低的。就是需要不同的表达方式,所以这一次我跟他去约会了,然后去看个电影,这个电影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进去,我焦急的不得了。
主持人权静:想小孩。
蒋佩蓉:想小孩,我在想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哭了,哭了一定要妈妈怎么办怎么办?但是我发现其实这个焦虑是我自己的问题,不是孩子的问题。所以我发现我越能够做好克服自己焦虑这个功课,孩子发展的越好。我有一个朋友跟我说,这个孩子很有弹性,第一次我看到他受伤的时候,心碎一直责备自己,我怎么是这么坏的妈妈。但是我发现没有两天他就好了,恢复了,然后没有任何的阴影。所以我觉得很多都是反映我自己内心的一个焦虑,所以我建议越早学习放手,到了真正要说拜拜的那一天就不会那么难。因为我们都已经有准备了,而且有放手了以后,我们发现当孩子走了,我们家还有一个知己的朋友,不是一个陌生人。
主持人权静:所以其实父母不要把孩子的人生当成自己的人生,而是孩子的人生是他自己的,我们要过好自己的生活。
蒋佩蓉: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体的,孩子在2岁的时候经历这个叛逆期。他需要知道where do you end and I start?你在哪边结束?我在哪边开始?这个是一个界限意识的开始,在2岁就开始了。所以我们需要让孩子知道,他是个体的,我们也是个体的,但是夫妻是一体的。所以“放手”这个功课是时时刻刻需要提醒自己,因为我们很容易作为一个慈母,一个想要保护孩子,太爱他,但是太爱是占有、是自私,还是真的是爱他?你要是真的爱他,你要学会放手,让他能够走的更好更远。
主持人权静:怎么放手,给我们举个例子。比如说很多人觉得宝宝摔倒了,我是不是要马上把他抱起来,还是要他自己爬起来。或者是说他吃饭,我是不是要喂他吃,或者他去摸一个脏东西,我是不是不要让他摸,怎么样去,具体的标准是什么?
蒋佩蓉:我们让孩子学习自理,是从失败的经验去学习的。当孩子摔倒的时候,他开始哭,那这个时候要是大家都不知所措赶紧赶紧,他就知道我用哭就可以训练我的家长怎么做,那以后他要什么他就用哭的。在我们家孩子跌倒了,我们假装没有很在乎。然后说跌倒了,然后在我们家还有一个另外一个规则,就是孩子很喜欢贴那个Bondi,因为上面有卡通什么的。我们家的规则是no Blood no Bondi没有血没有这个Bondi,就是除非很严重,我们会处理。但是我们把这个看得很淡,因为跌倒是生物里面最自然的一个过程。所以要是你不让你的孩子在你的身边跌倒、失败,你要等到他成人了,然后失败想要自杀,因为他承担不了失败,这个时候才去失败吗?因为失败是人生一定要走的过程。所以让他学,这个放手也是有一部分让他自己从他自己的失败中学习,哦这边有一个坑,跌倒了、痛了,下一次我就不再这样子走,那他也学了一个功课,那这个就是自理了。
进餐,我们现在要孩子吃最有营养的餐,然后要吃最多的量。但是我记得有一个长老他跟我说:佩蓉啊,现在这个时代有孩子会饿死吗?我想真的没有。有孩子营养不良吗?我说也没有。所以饿一两餐可以吗?我去做了研究,真的,从一个医生的角度饿了几餐,饿了几天甚至不会损失多少的。所以呢,在我们的家庭最好的是良好的习惯,因为品格是最重要。所以这一餐让你吃,摆在你前面,我不喜欢吃菜,好那就今天对不起就煮了这么多,要是你不喜欢你就不吃。
主持人权静:就不吃,饿着。
蒋佩蓉:对,饿着。那到了3、4点,下午3、4点,肚子饿了开始哭了。这个时候你也陪他哭吧,对不起我知道你很饿,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们就是这个时间供应。好了,过了几天,他就自己主动看到餐,虽然是不喜欢,他也吃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到6点才有下一餐,我不供应零食给他,他就没办法。所以让他饿一个礼拜,比让他追他一辈子,为了要喂那一勺还要轻松多了,但是你要痛苦在前面。
主持人权静:所以刚才佩蓉老师给我们讲了,如何去放手对孩子。但是父母会觉得说,当然刚才我们举的这些是非常具体的生活中的案例,比如说吃饭,比如摔跤。但是父母会觉得在一些大的事情上,正因为我走了弯路,所以我不想让你走弯路。比如说一些不幸福的母亲会觉得,我不幸福找了你老爸这个不出色的男人,所以我就要让我的女儿找一个更加出色的男人,不要让他像我一样总是抱怨。所以在这些事情上,你会觉得父母这种态度是对的吗?他知道自己做的选择不对,所以他就希望儿女去,让做他认为对的选择。
蒋佩蓉:我觉得你问在座的任何一个人,没有一个人没有遗憾吧,我们大家都有遗憾,对不对?我跟我先生吵架的时候,我也很遗憾我为什么嫁了一个这么没出息的人,我们大家都会有这种反应。但是你不能让这种反应跟态度影响你整个人生吧,张炘炀他的父亲,因为他那时候考上大学,没有钱可以上大学。他应该做的功课是自我成长,处理他的遗憾,处理他的创伤。不要把这个创伤继续延续在孩子的身上,因为这个不是他的过错,也不是他应该承担的遗憾。那很遗憾的是,他一直活在昨天的遗憾,那然后面对明天又有无比的焦虑,那何必呢?我觉得嫁了一个没出息的男人,你就好好的尊重这个男人,好好的称赞这个男人,把他给你知道我觉得男人,好男人、坏男人、好女人、坏女人,这个都有一点虚假。好男人都是夸出来的,对不对?然后好女人是宠出来的,我们大家都是需要爱,都是需要尊重,没有一个人在事业发展中都是很平稳的,所以虽然他现在在这个阶段,我们主要的角色是帮助我们的男人成为一个好男人,帮助我们的小男孩长大成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一家之主。
所以我绝对不会在孩子的面前抱怨我的丈夫,当我的丈夫做一个很不公平的政策,我们这几个月在调整,就是我先生是科技人员,所以在我们家网络九点以后就没了,就不能上网。那这个时候孩子就非常的很不平衡,他们说:为什么要这样子?别家的家长都不这样子做,我们爸爸怎么这么严格。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反应非常重要,就像孩子在抱怨学校的老师,学校怎么样。这个时候我就跟他说,我也很难,我是最大的这个网迷,我的损失最大,我也在这边哭。但是爸爸是一个智慧的爸爸,我们就让他调整,我们尽量适应。因为我们看见他以前都是做出很好的决定,我们就看看现在先适应他的调整,那当然私底下我就去找他,我说:一个月的时间太长了吧。然后他听一听,他说:好吧,那就调整一个礼拜。那我们很奇妙的发现,过了两天以后,9点电脑全部关掉,大家在那边打牌,挺好的。大家就发现,其实这个是很好的一个智慧的选择。所以当我们配偶做一件傻事的时候,我们怎么样回应。我绝对不会在孩子面前让他们不尊重爸爸,还是在孩子的面前不尊重我的丈夫,这个是傻事,就是砍断我自己的后腿。以后我们要联合起来管教孩子的时候,他就挑拨、钻漏洞。
主持人权静:所以就不会出现这个一个在责备,另外一个护着这种情况发生。
蒋佩蓉:对,我们可以认可他的情绪,然后再猜想说不定这个政策有问题,但是因为爸爸是一个好爸爸,他会调整。
主持人权静:两个人一定要统一。
蒋佩蓉:对。
主持人权静:其实刚才你讲的那个我印象特别深刻,就是说不要认为像张炘炀的父亲,认为自己的遗憾让儿子来完成。但是我们周围经常听到很多父母类似这样的表达,就是说我这辈子没能怎么着,我一定要让我孩子怎么怎么着了。就比如我这辈子没能念成好的大学,一定要让我孩子念大学。或者说我这辈子没有学好一个乐器,或者我没有能出国,我一定要让我孩子出国。父母总是习惯把自己的遗憾要在孩子身上实现,表达自己似乎也实现了,这样一个惯性的心态。怎么样去克服这个心态,很多人都会有这个心态。
蒋佩蓉: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功课,对我来讲最重要的一个功课是知足。所以我生命中有很多的遗憾,但是我是怎么样去面对这些失落,因为我相信世界是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在这边有取,这边就有失去。所以呢当我面对这些失落的时候,我学会知足,我就不会把这些缺乏的态度传递给我的孩子。我当年可以做这个这个,我当年可以把事业搞的很大等等。但是我做了这些选择都有它的代价,但是我传递给孩子的是,你是我最大的祝福,我很高兴,跟你在一起会很高兴,我生命中没有什么遗憾。我以前有这些选择错过了,那跟他讲对他来讲是一个故事,没有什么任何的影响。那要回想说,妈妈为了我做这个牺牲,做了一阵子的全职妈妈,那对我的感激,这个是他自己的反应,我自己的反应是知足,我很满足。那这个时候孩子就不会需要承担我的不快乐。
主持人权静:不能因为我做全职妈妈,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放弃了我的事业,所以作为孩子你要格外的孝顺我,这样是不对的。
蒋佩蓉:我没有这个想法。
主持人权静:这样是不对的,你觉得。
蒋佩蓉:对,我没有这个想法。我觉得我做一个全职妈妈,是一个全世界最大的享受,能够拥有孩子一对一,单独的有这么好的时光,这个是最大的享受,我没有要求什么。
主持人权静:所以其实一个好的妈妈,应该首先是一个自己内心强大的女人。
蒋佩蓉:对,我觉得大部分一个人,人的差错在哪里,大部分都是家长自己本身没有调整过来。所以我鼓励家长们你们多多调整自己的心态,然后把孩子当成你最宝贵的礼物,每天把它打开,兴奋的打开。你就会发现,其实这些问题不难,但是孩子给你带来的好多的惊喜。而且你知道孩子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会在那边猜,他是像爸爸还是像妈妈,其实像谁不重要,他是他一个独特的人,我们最好就是把这个礼物打开,能够祝福全世界。
主持人权静:作为怎么样放手这部分,我们也希望您帮我们总结一下,在孩子不同的成长阶段,每一个阶段父母应该怎么样去放手。比如说刚才我们说到了,可能小的时候更多是要让他,不那么过多的去帮助他,那么后面的阶段怎么样,帮我们来区分一下。从0岁到几岁是第一个阶段。
蒋佩蓉:我觉得要是你看一些心理学的一些成长的阶段,在我的这个《佩蓉教孩子礼仪》这本书里面有一个表格,这个里面有详细的,就是你要怎么样去帮助他的心理成长。比如说到了小学阶段,他的主要的关系就不是跟父母了,就是跟他的同学,怎么样去培养他有良好的情商、社交、人际关系、处理冲突、学会输、学会合作,这些都是比较重要的。然后现在我的两个老大面临的就是交女友,怎么样交女朋友。昨天在谈一个话题,怎么样分手?分手怎么样能够好好的分手,不是互相诅咒,互相伤害的分手。这些在我们的管理下、引导下,都能够很安静的走。因为你知道吗?现在大学生自杀最大的原因是什么吗?
主持人权静:情商。
蒋佩蓉:自杀的原因。
主持人权静:考试不通过。
蒋佩蓉:失恋。
主持人权静:失恋。
蒋佩蓉:失恋,所以很多家长是反对孩子在高中的时候交朋友,因为怕影响他们的学业,对不对。但是我跟我丈夫的观点是,在我们的督促跟引导下,他们学会怎么样在做这个很重要的约会的功课,对他们是有帮助的。因为到了大学的时候,我们不在身边,他们知道怎么样尊重一个女士,尊重一个女孩子,怎么样遵守他们的界限,怎么样珍惜她,做一个Gentleman,一个绅士。这些都是他们需要学的功课,所以在这个阶段就比较多的这一类的引导。
主持人权静:总之在他不同的阶段,要有不同的帮助。
引用 小琦爸爸 2013-2-22 10:32
题目有点广了,精确说应该是“怎样当好妈妈”。妈妈是怎样的,爸爸是怎样的?他们既一致,又有不同之处。文中看到蒋女士家庭的中心还是先生,他是家庭长期稳定的支柱。先生的规则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如何呢?文中没有提到。
其实对孩子来说,教育有三大块: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每一部分都有各自的内容有待深入研究。理想的状态是三部分相互促进,正向发展。
引用 皓皓妈 2013-2-28 08:35
{:soso_e163:}{:soso_e163:}
“好男人是夸出来的,好女人是宠出来的”,大伙回家试试吧{:soso_e112:}
引用 言笑晏晏 2013-7-2 15:27
关注了蒋老师的微博

查看全部评论(5)

手机版|小黑屋|咩咩羊 ( 京ICP备1300062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12号

GMT+8, 2018-12-13 18:35 , Processed in 0.12816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